孟美岐粉丝数据站暴雷受伤害的除了粉丝还有谁?

 

  9月3日,孟美岐数据站“山支数据组”被爆出涉嫌网络诈骗超过数百万元。其中,资金流入平台涉及淘宝、腾讯、网易云等多家头部互联网公司。

  根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此次诈骗案家涉及至少两百余人,2个月内涉案金额高达几百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涉嫌诈骗的大V博主“山支数据组”在微博显示认证为“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据了解,“山支数据组”的前身是“孟美岐粉奶凶数据组”,成立于2018年《创造101》播出期间,为“奶岐的数据罐”成立的下属数据官博,并举办超过200次的集资活动。进一步深挖,“奶罐数据站”则与“孟美岐爆肝数据站”为联合组织关系。

  从QQ音乐《犟》的数字专辑售卖页面可以看到,“孟美岐爆肝数据站”位列购买排行榜第一名,一共购买了94万7千余张专辑。而“奶岐的数据罐”位列第三名,共购买了8万余张专辑。

  而据音乐先声了解,此次的诈骗事件,也与三个月前QQ音乐的“乐币案”有关。

  2019年6月6日,微博账号@QQ音乐小助手 公开发文称:经后台系统监测,发现部分用户存在违规获取乐币的行为,侵犯平台合法权益。

  为保障广大用户的合法权益、维护平台秩序的公平公正,将对此类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包括但不限于回收所以违规乐币、对违规账号处以不同时长的封号处理等。

  这则声明,不仅仅在饭圈掀起了千层浪,更为大众揭开了数字专辑打榜背后的“潜规则”。

  在iOS版本的QQ音乐客户端上,要想购买音乐人的数字专辑,需要充值该平台的虚拟货币——乐币。通常情况下,通过官方渠道购买乐币的线个乐币。

  然而在淘宝等各种第三方非法渠道,商家利用平台漏洞,可以以原价的5-8折低价充值乐币。这也就为需要给偶像打榜冲量的粉丝提供了一条更具性价比的方式:按照一张数字专辑50乐币计算,原本集资100万只能购买20万张,如果是5折购入乐币,就可以购买40万张数字专辑。

  于是,有些粉丝或粉丝组织会选择通过第三方充值乐币,黄山自由行攻略有推荐好的攻略吗?。用来购买数字专辑,为自己的偶像冲销量。然而,这种做法造成了QQ音乐后台大量的坏账,也就有了平台回收违规乐币、处理违规账号的做法。

  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QQ音乐冻结了不少大量购进乐币的用户,其中严重受到影响的则是当时正处于新歌发行阶段的张艺兴和李宇春两家的粉丝。在被冻结账户后,急于为偶像冲销量的粉丝们甚至试图求助执法部门。

  根据媒体报道,张艺兴官方粉团@张艺兴吧_Xingpark 在偶像发专辑前提前充值了几十万乐币,然而QQ音乐的处理声明一出,让他们措手不及。

  李宇春的粉丝也遇见了同样的问题,为了尽快解冻账户,粉丝团迅速联系了QQ音乐运营人员,对问题进行了汇总反馈并且上交了相应账单。然而,QQ音乐客服要求提交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私密信息令粉丝们无法接受。

  为了弥补部分因黑产遭受损失的粉丝,2019年6月10日,“QQ音乐小助手”发布了关于打击“违法违规获取乐币行为”的进一步说明,对符合条件的相关用户给予最高8 折的补贴,返还等额乐币。

  而对涉及“屯币”的三家粉丝而言,更不愿意接受的是买低价币的帽子被扣在自己头上。

  但根据孟美岐数据组晒出的账单来看,大量粉丝确实从多种渠道大量购买了五折左右的乐币。

  在当时的报道中,媒体就曾怀疑有粉头通过购买乐币这一环节中饱私囊,然而也有粉丝澄清“纯属造谣”。

  不过时隔三个月,孟美岐数据站就被爆出了“涉嫌诈骗”的新闻,也坐实了这个猜测。有网友整理出了整个时间线:

  至此,“山支数据组”的“脂粉”的身份彻底被揭开,而在这一环节中,涉及的还有其他有影响力的大V粉头。这些粉头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诈骗公司”做广告宣传,使得粉丝上当受骗。知乎上有人整理了如下流程图:

  涉嫌诈骗的公司一方面引诱受害者通过第三方平台刷单购买低价虚拟币,另一方面则诱骗粉丝集资打榜,而两方的钱则都落进了诈骗公司的口袋。 而饭圈和乐币黑产,不过是诈骗公司手里的渠道与工具,也成为粉丝经济的阴暗面之一。

  据了解,乐币原本只是QQ音乐针对平台自身的增值服务而推出的一种虚拟货币,最主要的用途则是购买苹果客户端的数字专辑(安卓客户端无法用乐币购买专辑)、支持明星打榜、直播赠送礼物、参与各种优惠活动等。

  在数字音乐时代,传统唱片业时代的唱片售卖变成了数字专辑的形式。基于平台变现和粉丝打榜需求,QQ音乐在平台内开辟了多个榜单。 其中,粉丝最为看重的是“专辑畅销榜”。 因为这个榜单一方面代表了艺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又代表了粉丝的消费能力。

  “专辑畅销榜”又分为日榜、周榜、年榜和总榜。数字专辑达到不同的销量量级,还会有不同的认证级别。比如,销量达到100万张,该专辑就会获得“殿堂金钻唱片”的认证标志。

  截止9月7日下午7点,QQ音乐“专辑畅销榜”总榜第一名为蔡徐坤的新专辑《YOUNG》,销量高达690万张。按照每张售价5元计算,QQ音乐仅凭这一张专辑就进账3450万元。 如此算下来,总榜前4的销售额已经过亿。

  粉丝之间都会有攀比心理,容不得其他艺人的名字在自家爱豆之前,而打榜自然也引发了不少腥风血雨。

  比如,在李宇春发布《流行》之前,QQ音乐“专辑畅销榜”总榜第一名为周杰伦的《周杰伦的床边故事》。

  在《流行》发布后,李宇春和周杰伦两家就呈现了你追我赶的趋势,还在豆瓣论坛内引发了大量争吵的帖子。 最终,李宇春的《流行》销量超过了周杰伦。

  除了“专辑畅销榜”外,“人气榜”也是粉丝们的必争之地。 人气值也是需要用乐币购买礼物并赠送来获得,1点人气值需要花费1乐币。 目前该榜单的榜首为蔡徐坤,累计人气值高达4657.45万,需要花费约人民币465万元。

  当然,打榜并不仅限于此,而是出现在各个平台上。艺人每次的打榜,都需要消耗大量金钱,而非法第三方充值不仅为粉丝提供了一条捷径,也成为了“脂粉”眼中的一块肥肉。

  随着偶像产业在中国的逐步发展,饭圈也逐渐进化成了有组织、有效率的粉丝团体,文案美工、打投数据、控评等分工细致明确。

  尤其是打投数据组,每日分配的任务按人按量,有网友戏称“混饭圈就感觉像是在上班,让粉丝体验提早上班的感觉”。而 利用这庞大的饭圈来“上班”的,这就是职业粉丝,即所谓的“脂粉”。

  最早,“职业粉丝”被定义为在机场有偿接机、呐喊的粉丝。然而,随着粉丝圈的不断壮大,饭圈内部衍生出了各种“职业粉丝”。而真正希望从中得利的,真的可以在追星的每一个环节里赚到钱。

  比如,早期来说,“站姐”通常都是家境富裕、有钱有闲的女孩儿,他们相当于粉丝头目,组织一帮粉丝进行各种应援活动。然而,随着近些年偶像综艺的火爆,站姐逐渐成为了“脂粉”的目标。

  去年,就曾有媒体爆出在《青春有你》录制期间,就有数家粉丝站出现。而这些粉丝站的成立人并不是因为喜爱,而是有一种提前“占坑”的心理——“万一之后红了呢。”那这些成立站子的站姐就是拥有话语权的粉丝,会组织散粉集资、打投。

  “前线”通常被定义为“追行程的人”,藏宝图855444con,简单来说就是偶像在哪里,前线就在哪里。接机、录节目、跟演唱会和活动,偶像的工作行程一个不落。而他们也是最能掌握偶像一手消息的人,很多站姐自己就是“前线”。

  从某种程度上讲,“前线”是离偶像最近的粉丝,因此在粉丝群体中拥有极高的影响力和威望,当这种影响力达到了某种程度,也被称作是“粉头”。

  “炮姐”则是比前线多了一项技能——拍摄。通常情况下,在机场、节目录制现场、演唱会拿着长焦单反蹲守的粉丝被称作“炮姐”。最初,“炮姐”的存在不过是为了拍到偶像好看的照片并放在网上供其他粉丝欣赏,发展到后来,“炮姐”的存在和“拍摄机器”并无二样。

  由于有些粉丝无法到场亲眼看到偶像,于是就有偿委托“炮姐”顺便拍图修图,再到后来这种模式就演变成了“职业炮姐”专门去蹲守偶像,然后将排来的图片发给各个粉丝站。粉丝站再以集资应援的名义,将图片制成实体册子卖给粉丝。

  同时,粉丝周边产品也逐渐发展成了一门生意。有的粉丝利用自己会画画的技能,出画册、制作应援周边产品如玩偶、帽子、衣服等,再售卖给粉丝,将“赚来的钱会用于应援”。不过有些售卖产品的粉丝最后被扒出将赚来的钱用于其他明星的应援,是不折不扣的“脂粉”。

  无论是以上哪种形式的粉丝,因为能接触到偶像的一手消息或拥有一项技能,都很容易演变成“大粉”。 还有一种“大粉”,他们既不追行程,也不会拍图,但是会很及时地更新偶像的图片、行程、消息或者物料,也会被粉丝追捧。 当拥有了追随者之后,这些“大粉”便通过接广告进行变现。

  在饭圈中,只要涉及金钱,就会发生有人从中牟利的情况。 而以上,也只是饭圈“脂粉”牟利套路的冰山一角。 涉及此次案件的“山支数据组”上级组织在18年就曾发布一项活动,每周收取粉丝50元用于超话打卡。

  有知乎用户计算,一人每周50元,一个月就是200元。 如果有100个人出钱,那一月就是2万元,这简直就是“无本万利”的生意。

  当饭圈越来越壮大之时,有些粉丝丢失了喜欢偶像的初心开始从中牟利,因此也衍生出了越来越多种类的”脂粉“。 在饭圈的运行体系中,他们甚至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环,成为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催化剂。

  粉丝经济发展至今,越来越像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饭圈的运行规则由粉丝建立,外行人难以逾越这种圈层壁垒。 而有了人群也就有了江湖,饭圈规则下也逃脱不了世俗,衍生出了各种利益链。

  在这种高壁垒、高门槛的相对封闭链条里,运行规则更容易出现漏洞。而“乐币事件”“诈骗事件”仅仅是高速发展的偶像产业中破碎的一角,受伤害的除了音乐平台,更是将真金白银花在追星事业上的粉丝。

  我是公益人潘江雪,如何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从“能上学”到“学得好”,问我吧!

  我是公益人潘江雪,如何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从“能上学”到“学得好”,问我吧!

下一篇:没有了